流浪漢41年鐵鍊鎖8女人生12個小孩!! 原因讓人憤怒!!他們過著這樣的生活…

14563640848667.jpg


大陸汨羅市的朱得時,曾因曾強留智障婦女為妻,肆意生育小孩流浪乞討41年而聲名狼藉。2015年初,走出看守所的朱得時繼續恣意妄為,逼著寄養在堂侄家的兒女及生活在汨羅福利院的智障老婆重回惡劣的生活環境里。其間,朱得時不斷作出一些令當地群眾氣憤不已,且嚴重有傷風化的劣行。在剝奪幼子接受教育的權利之後,更將老婆與幼子長期關鎖在一間屋子裡。所幸的是,他不再強迫老婆和兒女跟隨自己乞討,允許14歲的大女兒朱春草繼續到學校讀書。但是春草常遭虐待,甚至被迫與惡父同居一室。頻頻接到當地群眾的爆料和請求后,長江信息報記者與志願者一道,冒雨趕到汨羅市新塘紙廠調查,耳聞目睹的一幕,令人十分揪心。

Advertisements

14563640855482.jpg


1月4日,曾接納並呵護照料春草姐弟近一年的朱京旺憂心忡忡地再次向記者反映他的憂慮。他擔心京來母子長期被朱得時關鎖在一間房子里,性命不保,更擔心被迫與惡父同居一室的堂妹朱春草受到侵害。「我悄悄地到他們居住的地方看了幾次,每次都看見京來和他媽媽被關在房子里,這樣下去不行。」2015年7月1日,經不住走出看守所幾個月的堂叔朱得時的一再糾纏,朱京旺、胡婷夫婦十分惋惜地望著堂弟京來、堂妹春草姐弟倆被朱得時接回位於新塘紙廠的臨時居住點。他的擔憂並非空穴來風,2015年7月23日,記者曾專程去新塘了解春草姐弟重回臨時安置點的生活情況時,親眼看見京來母子被關鎖在房間里。「俗話說虎毒不食子,他簡直禽獸不如!」長期關注著朱得時及其子女生活情況的愛心人士尹落星獲悉情況后十分憤慨,表示願意再次配合記者前去調查採訪。為了便於了解情況,1月9日下午,記者邀約岳陽先天下志願者協會的劉勝英、王新洋及愛心書屋志願者協會清凌與愛心市民尹落星冒雨前往汨羅新塘。這已是記者第6次為了朱得時的問題前往新塘調查採訪。15時許,到達汨羅新塘后,在朱京旺夫婦的配合下,記者與志願者們一行8人到達了新塘紙廠,朱得時一家的臨時安置點。

Advertisements

14563640893922.jpg


趕到新塘紙廠后,記者首先向臨時居住在這裡的李青平、龔菊香、李立秋、李大鵬等修變電站的工程隊人員了解情況。「朱得時將妻兒長期關在那間屋子裡面,就連晚上也是」得知記者的採訪意圖后,他們義憤填膺地向記者介紹他們耳聞目睹的一幕幕。「經常在晚上聽到朱得時的老婆『爸爸,你來把我接回去!』的叫喊聲。」龔菊香、李青平等人告訴記者,朱得時外出乞討時,總是將老婆孩子鎖進屋子裡,讓他們遭受飢一餐飽一餐的苦難生活。有時,他喝醉酒回來便倒頭就睡,根本不理會被關在房裡因飢餓不斷叫喚哀求的京來母子。「我們看到他們母子實在可憐,就經常送飯過去。」由於窗戶鋼筋之間的距離無法遞入碗盆,她們只好經常將飯菜用塑料袋分裝后遞進窗戶。「我們撤離了這裡后,誰給他們母子送飯呢?」龔菊香等人擔心京來母子因飢餓而性命不保,更擔心春草會受到侵害。「我經常看到他對女兒做些過分親昵的動作。」正在這時,磊石村四組年逾古稀的老黨員黃林法聞訊來到這裡。「不能再同情朱得時,你們記者只能呼籲政府儘快解救那兩個可憐的孩子,必須剝奪朱得時對老婆、孩子的監護權。」黃林法氣憤地告訴記者,朱得時經常和老婆、兒女露天洗澡,還與那麼大的女兒同居一室,嚴重敗壞了這裡的風氣。黃爹同樣擔心逐漸長大的春草長期與父親同居一室可能造成的不良後果。

Advertisements

聽完這些講述后,志願者們心情凝重。於是一行人來到了朱得時一家的房前。記者讓拎著食品的劉勝英、王新洋、胡清凌、胡婷等人與站在門口發獃的朱春草聊天。記者則與尹落星、黃爹等人來到一扇緊鎖的門前。「朱得時的老婆孩子被長期鎖在這間房裡。」黃爹指著門上的一把鎖氣憤不已。透過破碎的玻璃窗鋼筋的縫隙,記者看到朱得時的妻子獃滯地站在窗前,京來正在光線暗淡的房間內擺弄著玩具。聽見記者叫喊他的名字后,京來就嚎啕大哭。

這邊,志願者安慰著淚流滿面的春草,關切地詢問一些情況。記者看到,春草的頭髮蓬亂,衣服沾滿了污漬,一件薄薄的黑色外套就是她全部的禦寒冬衣。在她與父親的居室里,僅有一張用凳子支撐的破舊的床鋪,床上十分凌亂,似乎已經幾個月未曾整理。牆上貼著一張獎狀十分顯眼,這是她在小學二年級的年級期中評比中獲得的。

Advertisements

14563640965248.jpg


記者觀察發現,春草的打扮與2014年5月份與記者初次相見時的情景如出一轍與當年下半年的衣著打扮,更是有著天壤之別。多次採訪春草時,不曾見她哭啼,於是記者關切地詢問原因。「怕爸爸打我!」春草哽咽地說。有時,她沒有及時做飯或者菜沒煮熟,就會挨爸爸的巴掌。胡清林、劉勝英等人提出帶她出去購買衣服時,春草哭泣地說她不敢,並驚恐地四處張望。「媽媽和弟弟是被爸爸鎖起來的,鑰匙也在爸爸身上。」春草說她沒辦法將媽媽和弟弟放出來。

Advertisements

「通過詢問春草,我們擔心的那件事情沒有發生,但應該把她送到醫院做檢查,進行一下心理衛生諮詢更為妥當。」王新洋、胡婷等人對所見所聞的情景感到心情十分壓抑。16時許,只見朱得時提著兩個破爛的蛇皮袋返回,胡清凌、劉勝英、王新洋、尹落星、黃林法等人怒不可遏地對朱得時進行了批評和指責。「你自己天天在外面有吃有喝,卻將你老婆和兒子長期關鎖在房裡,你不配做孩子的父親!」面對眾人的指責,朱得時卻十分淡定。當看見他從包里掏出幾個紅薯,一瓶瓶裝白酒和幾瓶罐裝的啤酒時,又遭到志願者的一頓批評。「這是別人送給我的。」朱得時解釋道。

在眾人的指責聲中和強烈的要求下,朱得時掏出隨身攜帶的鑰匙,打開了房門,一股刺鼻的惡臭撲鼻而來。進門的右側牆邊地面上,放了一個鋼盆裡面盛滿了一堆排泄物。一張矮床上凌亂地堆放著破舊的被褥和衣物。

Advertisements

朱金來母子走出「囚室」后,只見朱得時的妻子身著明顯不合身的深藍色棉襖,身旁的朱京來一件紅灰的毛衣外面套了一件掉色的藍黑相間棉襖,下身穿了一條沾滿了污漬的褲子。胡清林等人俯下身,撫摸著京來的手指,發現其雙手冰涼。撩開他的褲腿,發現京來只穿了一條褲子。「這麼冷的天,只給孩子穿一條褲子,會凍出毛病來的。」劉勝英立即將隨身帶來的小食品給京來。雖然被長期關鎖,但令人欣慰的是,朱京來仍不失機靈與頑皮。「這是蘋果,這是小白兔。」胡清凌對朱京來清晰地分辨出自己手機上的圖案感到十分欣慰。在溝通中,京來告訴胡清林等人,是爸爸把他和媽媽鎖在房間里。「關在房間內不好玩!我不喜歡爸爸。」

14563641041413.jpg

Advertisements


17時許,志願者們再次對朱得時一番叮囑后,帶著沉重的心情離開了現場。「請一定要幫助這兩個小孩離開這裡。」19時許,記者打電話給龔菊香了解到,朱得時又將幼子和老婆鎖進了屋子,春草獨自在房間里發獃,而朱得時則和一名老漢在另外一間房間內聊天。回到市區后,記者將所見所聞用簡訊發給了汨羅市有關部門負責人,請求立即採取解救措施,讓春草姐弟重新享受幸福快樂的童年。

2016年1月10日16時8分許,汨羅市桃林寺鎮黨委書記周振(原新塘鄉已併入桃林)看到記者的信息后回復「鎮長親自去了新塘紙廠了解了情況,我們會持續了解,及時處理。感謝關心。」16時20分,記者電話委託黃林法前往紙廠觀察。「今天朱得時沒去乞討,他的老婆和兒子也沒被鎖在房裡。」

via

來源: toutiao.com